曼陀罗花与蒙汗药

曼陀罗花与蒙汗药

【观花拾趣】

苏州拙政园有接待女眷的十八曼陀罗花馆,种的是山茶花。明人的《二如亭群芳谱》里确有“山茶,一名曼陀罗树”的说法,其由来据说是苏东坡的山茶诗:“叶厚有棱犀甲健,花深少态鹤头丹。久陪方丈曼陀雨,羞对先生苜蓿盘。雪里盛开知有意,明年开后更谁看。”但这并不能说山茶花就是曼陀罗花。曼陀罗,梵语意为“坛城”,曼陀罗花是坛城之花。《法华经》说:“是时天雨曼陀罗华。摩诃曼陀罗华。”曼陀罗华、曼殊沙华,译做赤团花、篮花、柔软花。

曼陀罗花与蒙汗药

宋人的《洛阳花木记》中也有蔓陀罗花、千叶蔓陀罗花、层台蔓陀罗花三种。《岭外代答》则说:“广西曼陀罗花,遍生原野,大叶白花,结实如茄子,而遍生小刺,乃药人草也。盗贼采干而末之,以置饮食,使人醉闷,则挈箧而趋。”司马光的《涑水记闻》也载:“五溪蛮汉,杜杞诱出之,饮以曼陀罗酒,昏醉,尽杀之。”此花有抑制汗腺的作用,这岂不就是《水浒》中的蒙汗药!

曼陀罗花又名风茄花、山茄花、洋金花,明代魏浚《峤陵记》说在河南当官时,“曹长陵龙君,理曹事毕,遗吏承印还寓,吏途遇一人,云当赴曹谍者,引去他处,饮以酒,吏即昏迷,若及觉,印为取去矣。数日,捕得盗者,予偕往讯之,对云:用风茄为末,投酒中饮之,即睡去,须酒气尽乃罢。”医家不简单使用,他们讲究配伍。“神仙醉,押不芦,曼佗罗等药,食之令人轻身通神见鬼。”神仙醉是大麻;李时珍怀疑押不芦就是江西、滁州,六月开紫花的“坐拿草”。《普济方》载:病人服用坐拿草、曼陀罗花各五钱,即不知痛。窦材《扁鹊心书》中的“睡圣散”也用曼陀罗花,李时珍说,用时“热酒调服三钱。少顷,昏昏如醉,割疮、灸火先宜服此,即不觉苦痛”。配方中一半用了火麻子花。

天花乱坠曼陀罗花,思维的火花令人禅悦。而可作欣赏的曼陀罗花,医家用之则治病,强人用之则杀人越货。

曼陀罗花与蒙汗药